乡为身死而不受

人间多情赖风月

【韩邵】金风玉露(楔子)

打爆狗头组
无聊写着玩儿 没时间史考了 漏洞百出
惭愧惭愧

许多年后,韩越依旧会不合时宜的想起邵群。苍松翠柏,白杨悲风,韩越闭上眼睛似乎还能闻到邵群身上永远腻着的福兴顺桂花糕的甜香。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砰”的一声,后台的门大喇喇的敞开,蒋芸深正对着镜子描花钿,听声儿抬眼侧了侧身边的小丫头。这丫头平时伶俐机巧,可见了这人就像见了阎罗的鬼,挡在门口嗫嚅道,“二,二少,我们蒋老板马上就要上台了,要...要不您楼上雅间稍坐?”站在她面前的其实并不是韩阎罗,那判官稍稍侧了个身,只听踢踢踏踏几个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小丫头复绷紧的脊背,抖如筛糠。
“蒋老板,敬酒不吃吃罚酒么?”
蒋芸深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韩越面前拱了拱手,“二少,你佛大,我庙小,北平城想爬上您床的大有人在,不敢劳您吊死在我这棵树上,您要不边上挪一棵?”韩越听了噗嗤一乐,摘了皮手套伸手去摩挲蒋芸深的喉结,“蒋老板伶牙俐齿,我是个粗人说不过你,不过你看我人都来了这么多次,到底也不赏个面子么?”蒋芸深的脖子掐在对方手里,深知对方是个什么角色,面上再不卑不亢袖子里也攥紧了拳头。正打算再迂回几次,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他。
“芸官儿?”那人好像是急匆匆的来到后台,看到黑压压的兵堵在门口,语气里带了点疑问,“你有客人在?”韩越松开蒋芸深,回身摆了摆手示意手下把人放进来。等人走进屋子光线好的地方,他一下子认出了这人。
上海邵氏纱厂大股东的独子,上海滩一顶一的金牌公子哥,邵群。
他认得邵群,邵群却不认得他。进门之后凭他混迹风月场多年经验,邵群一下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打量了一番为首的这个男人,生得好看,就是眉眼间有些刀斧斫出来的凌厉,一脸阎罗相。又看了看他家芸官儿羊脂玉似的脖子上好大一片红色指印,心疼的咂了咂嘴,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换上一副上海滩的头面,伸出那只戴了祖母绿戒指的右手,上下唇一搭,“幸会,幸会。”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