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为身死而不受

人间多情赖风月

【吉祥纹莲花楼·衍生】似是故人来

翻文件夹突然翻到了去年冬天群里要求交的审核。

改了改当时幼稚的用词

发到了这里

嘛,莲花的同好好难找的。

不如说藤的同好好难找的。

过两天或许写个九功舞的?

邵小五视角

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很喜欢这个白白嫩嫩很灵光的胖子

当时群里选皮就选了他

得哇 开始吧

-------------------------------------------

入夜,更柝又敲了一次,平日里根本听不到的声音,最近却像就敲在耳边一样,邵小五不耐烦地翻身,正打算再次睡去,突然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与几不可闻的呼吸声,警觉地翻身坐起,细细听来那声音却还是在。

 

“大半夜的不睡觉便罢了,还鬼鬼祟祟的在老子门外扰人清梦!若是让老子抓到你,便把你肠子打上百十个结丢去喂了那只土狗!”

 

边骂着边打开了门,暗自运劲在手,管他门外是什么,先一掌打飞了再说。

 

“你...你....怎么是你...”

 

门外站着一个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灰色长衫,一脸的温文尔雅,不是那神棍又会是谁!只是这半夜三更,荒郊野岭,在这好人家的门口怎么看都像是打家劫舍的,呆了半晌,邵小五才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你个神棍,怎么还没死?”

 

那人施施然进了屋,选了张干净的椅子坐下,抬头看着邵小五。

 

“我最近不大好,或者说,一直都不太好。”

 

邵小五一脸古怪的看着他进屋,坐下,开口。他只好关上门,叹了口气。

 

“你若说自己过的不好,那这世上的人便都该去抹脖子的抹脖子,吊颈的吊颈,跳楼的跳楼,总之死了便是!”邵小五仿佛气不过般乜斜了他一眼“呵呵,难不成这世上还有比死了还糟糕的事情?”

 

那神棍一脸的理所当然,正色道,“自然是有的,打打杀杀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有朝一日换了个身份,却要背着房子到处招摇撞骗...咳咳...破案。本以为寄了信给笛飞声之后能过上好日子,却隔三差五的有人来云厝村寻那个叫什么李相夷的人,这日子该要如何过下去?”

 

邵小五目瞪口呆的盯着面前这个人,那人也正是一脸和善的看着他,邵小五吞了吞口水,终于会开口说话了。

 

“老子明白你的意思了!以后不再纠结便是!啰嗦完了就赶快走!老子还要睡觉!”

 

那人听罢,欣然一笑,“邵少侠一向聪明的紧。”

 

邵小五背过身,眼中明灭不定,没听到开门声,转过身,那人倒真的不见了。

 

“呵,你个蠢材!亲口对老子说就那么麻烦么!还要劳您大驾的托梦!老子才懒得去寻你!此番不过是游山玩水!游山玩水!你果真是谁都不放在心上的混蛋!”

 

说罢,踢了鞋准备上床接着睡去,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突然想到明天倒是要把那条没心没肺的土狗喂饱了放回山里。

 

“呼---呼---”

-------------------------------------------------------

我觉得 莲花真的是那种心好冷的人

比圣香还寂灭(你知道寂灭啥意思么!(反正藤总这样形容圣香

圣香不想为死人活着

李莲花不想为任何人活着

阳光正好 我不愁吃不愁穿 那我就顺便破破案 救救人吧

我想 当时床上躺着的就算不是乔婉娩 他也会用扬州慢救人的

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评论(34)

热度(14)

  1. 我讨厌账号!乡为身死而不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