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为身死而不受

人间多情赖风月

一天,唐俪辞,圣香,李莲花三人围坐在一起打麻将。
别问我为什么是三个人,因为阿俪可以一个人玩两副牌。

圣香突然开口道,“不如我们来比比谁更惨?”说着打出一张红桃九。(阿俪,小花:???)

李莲花首先正色道,“自然是我,我疯了。”

圣香摇了摇还沾着糕点屑的食指,“那本少爷心脏不好,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唐俪辞停下摸牌的手柔和的看着两人。


哇的哭出了声。



-----
纯属有病
就是看到再版的香初里,圣香对阿俪说,
“你自己先he了再说吧。”
有感而发
阿俪好可怜233

评论(17)

热度(17)